王春晖院长:在数字化转型进程中,建议把握好“四个新”

瀏覽數:115 
文章附图

王春晖院长:在数字化转型进程中,建议把握好“四个新”



2020第二届梅州互联网大会


2020第二届梅州互联网大会(简称“MIC2020”)于2020年11月15-16日在广东省梅州兴宁会展中心举办。MIC2020由广东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广东省通信管理局指导,梅州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共兴宁市委、兴宁市人民政府、梅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承办,广东省互联网协会、兴宁市互联网协会协办,本届大会以“创新引领 · 慧聚苏区”为主题,大会内容全面升级,进一步加速梅州的互联网产业升级,聚集更多互联网产业专家学者、行业大咖展开思维碰撞,为梅州的新基建建言献策,为梅州的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群策群力,共商共赢!

本次大会邀请到浙江大学教授、博导,联合国世界丝路论坛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数字经济安全与发展50人论坛执行主席、中国互联网协会应用创新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王春晖教授带来主题为“新发展格局下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精彩分享,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演讲是“新发展格局下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各个行业都面临了一次“大考”。我认为,经过这次大考,数字经济产业交出了满意的答卷。疫情期间,我们深切地体验了数字网络技术带来的“3A”工作模式(anybody, anywhere and do anything),即任何一个人,无论在任何地方,可以干任何事,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红利。尤其在复工复产期间,工业互联网平台,将供应链中各节点的企业实现协同运作,使企业的上下游进行互联、共享、协同,形成产业链协同与保障机制,确保了重要企业的产业链稳定与安全运行。


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称:《建议》)提出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建议》中最大的亮点,畅通国内大循环就是要依托强大国内市场,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


国内大循环怎么形成?必须全面发展实体经济,尤其是振兴我国的制造业。《建议》明确提出,要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我国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形成了独立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我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工业组织产业分类当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然而,我国制造业显现两大不足:一是附加值低,缺品牌;二是核心技术和主要设备依靠进口。


从全球大国兴衰的历史看,得制造业者得天下。中国制造业只有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化改造和升级才能在价值链上向高端转移,因此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设计能力,打造自主品牌,不断提高客户群体差异性,并积极应对更复杂的国内国际市场需求,摆脱核心技术依赖进口以及产品低附加值的困境。


当前,数字经济正在强势崛起,引领人类社会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与工业经济最大的不同在于,数字经济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是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信息和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通信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数字经济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一系列新经济活动。


在数字化转型进程中,建议把握好“四个新”:


一是“新基建”。新基建与传统基建最大的区别在于新基建是立足于高技术端,尤其是数字技术端的基础设施。新基建主要有三大类型:第一类主要是基于信息通信技术端的基础设施,比如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第二类是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而形成的融合性基础设施;第三类是基于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等具有公益属性的创新基础设施。


二是“新平台”。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核心主体部分,发展和壮大制造业,从根本上要靠科技创新,核心的问题就是要增加工业制造和产业的科技含量。进入5G时代,将把实体经济带入以工业制造业为主的工业互联网时代。我以为,5G时代或后5G时代,最突出的特征将是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2.0平台经济——工业互联网平台。


工业互联网不是工业与互联网两者的简单相加,而是链接工业全系统、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工业互联网具有很长的产业链,且产业链协同性很强,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载体。


三是“新人才”。企业数字化转型,不仅要依靠数字技术和智能技术,而且最关键的是人才,尤其是融合型人才。数字经济时代的“数字鸿沟”已经表现为一种具有数字化知识和应用的劳动者,运用数字技术创造财富能力的差距。我建议,在“十四五”期间梅州要启动一项数字化转型人才培养计划,培育一大批适应数字化转型的人才。


四是“新安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把数据作为新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把数据作为新生产要素数据参与分配,首要的问题是确认数据的权属,数据所有权与传统意义的所有权截然不同,传统意义的所有权是对自己物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等享有的权利。网络和数据时代,海量的数据和信息以聚合形式存在于社交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智能终端等网络平台,数据从生成的时候,就与数据主体处在一种分离的状态。


目前,我国正在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我建议要重点对数据资源的权属、开放、流通、交易等相关法律制度做出安排,尤其要强化数据的安全保护制度,确立数据交易安全的基本原则和目标以及对数据要素市场的分类标准,强化数据安全管理的各类主体责任,加强数据运营者对数据生命周期相关数据服务安全合规能力的提升。


最后我想用三句话结束我的演讲。


第一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第二句:这是一个智慧的时代,也是一个愚蠢的时代。

第三句:这是一个信任的时代,也是一个怀疑的时代。


我真切地期望,这个时代多一些最好,少一些最坏;多一些智慧,少一些愚蠢;多一些信任,少一些怀疑。


谢谢大家。